logo

郑州101中学“我读•我在”特别节目:读书,与“智者”对话

作者:学生发展中心 发布时间:2020-05-07 09:27:11 点击量:26

“要么读书,要么旅行,身体或灵魂,总有一个在路上。”读书,其实,就是一次与大师的对话,与智者的交流,是一次难得的精神之旅。今天,就让我们随着高一2班梁峻璁、高一5班陈映彤、高一7班范子豪三位同学一起与“智者”对话,用他人的阅历丰富自己的人生。


1.jpg

1



面朝大海春暖花开     

     高一2班 梁峻璁
面朝大海,春暖花开
作者海子 现代
从明天起,做一个幸福的人
喂马,劈柴,周游世界
从明天起,关心粮食和蔬菜
我有一所房子,面朝大海,春暖花开

从明天起,和每一个亲人通信
告诉他们我的幸福
那幸福的闪电告诉我的
我将告诉每一个人

给每一条河每一座山取一个温暖的名字
陌生人,我也为你祝福
愿你有一个灿烂的前程
愿你有情人终成眷属
愿你在尘世获得幸福
我只愿面朝大海,春暖花开


1



《三国演义》节选            

     高一7班 范子豪

青罗伞盖撤下,只见张飞豹头环眼,面如韧铁,黑中透亮,亮中透黑,颌下扎里扎煞一副黑钢髯,犹如钢针,恰似铁线,头戴镔铁盔,二龙斗宝,朱缨飘洒,上嵌八宝,云罗伞盖花冠于长,身披锁字大叶连环甲,内衬皂罗袍,足蹬虎头战靴,胯下马,万里烟云兽,手使丈八蛇矛。

站在桥头之上,咬牙切齿,捶胸愤恨,大骂:“曹操听真,呆,今有你家张三爷在此,尔等或攻,或战,或进,或退,或争,或斗,不攻,不战,不进,不退,不争,不斗,尔乃匹夫之辈。”大喊一声,曹兵退后;大喊二声,顺水横流;大喊三声,把当阳桥喝断。后人有诗赞之曰:“长坂坡前救赵云,喝退曹操百万军,姓张名飞字翼德,万古流芳莽撞人!”

1



《中国文学史(绪论)》  

     高一5班 陈映彤
所谓史者,即流变之意,有如水流一般。吾人如将各时代之文学当作整体的一贯的水流来看,中间就可看出许多变化,例如由唐诗演变下来即成为宋诗和宋词是也。
以植物言,植物是有生命的。水似无生命,但水有本源,故由唐诗之变宋词,如贯通来看,两者实二而一,故通常说诗变成词,这便是渊源,即是同一流,要明此说,就得分别了解诗、词及其中间之变化过程。
吾人如要讲文学之变化,须先明白文学的本质;文学史是讲文学的流变,即须由史的观点转回来讲文学的观点。
唐诗之所以变成宋诗(词),有其外在和内在之原因。由于时代背景不同,因此,我们又得自文学观点转入史学观点了。故讲文学应先明白历史,并非就文学讲文学,文学只是抽出来的,并非单独孤立的。
再进一步说,我们不但要说明文学之流变,而且还要能加以批评。
至于文学的价值,不仅在其内部看,还要从其外部看。例如两汉文学之成为建安文学。必有其原因,不能用政治来讲,当时之政治亦由两汉之统一变为分裂,但是不能用政治史来说明文学史;建安文学如何兴起,则可先讲建安时代。
文学是一种灵感,其产生必自内心之要求。从东汉时代到三国时代,其人情、风俗及社会形态都不同了,故思想、观念、信仰及追求之目的亦都不同了,故文学亦变了。例如曹操身为统帅,却轻裘缓带,与前人不同;此皆因生活情调、风俗观点都改变了。又如唐人爱用五彩,宋人则喜用素色简色;唐代用彩画,宋则用淡墨,风格自各有不同。
文学是文化史中的一项,而非政治中的要目。文化史则包括文学、艺术、宗教及风俗等各项。
又如唐代韩愈柳宗元之古文运动,单讲政治背景便不够,所谓韩愈文起八代之衰,那么我人应先读《昭明文选》,然后再来读韩文,如此才能容易了解,这就是先要加以比较。我们学习文学史,亦需要加以比较。我们如想读西洋文学史,也可以与中国文学史来比较,一比之下,才可知道中国文学史有其独特的面貌。
时至今日,我国还未有一本理想的文学史出现,一切尚待吾人之寻求与创造。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