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校史人物

吴健

发布时间:2019/09/11阅读:228

图片.png

吴健,字乃立,1905—1959年,安徽无为人,1929年毕业于南京的国立中央大学,1933到1940年在我校担任校长一职。1940年离开学校,先后在天水、西安、重庆、南京等地从政。1940年兼任国际劳工组织理事会中国理事处秘书,去英国工作三年。1949年7月,他毅然回到祖国。1950年7月在北京任劳动部研究员兼工资司处长,并参加了九三学社。1957年的“反右”斗争中被错划为“右派”分子,同年12月又被定为“历史反革命分子”,受到撤职留用处分,调编译室工作。1958年2月被捕入狱,1959年2月被判处有期刑15年,剥夺政治权利5年。同年2月10日,吴校长触电自杀,死于劳改单位,终年54岁。

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拔乱反正,吴校长的冤案得到昭雪。错划的“右派”已给予平反。1979年7月26日,北京市中级法院认定原判应予纠正,免予刑事处分。1983年9月23日,中共劳动人事部机关委员会决定,对吴乃立同志不以历史反革命分子论处,撤职留用改造的原处分一并予以撤销并恢复了名誉。

1933年,28岁的吴健来到我校担任校长。此时,我校刚刚成立三年时间,学校发展存在着不少问题。吴健到任后,对学校各项工作进行了全方位、大刀阔斧的改革。

他向学校的直接主管领导铁道部次长兼陇海铁路局局长钱宗泽陈述了自己的办学计划,得到钱宗泽的认可和支持。1934年,吴校长以一个教育家的睿智,拟定了《铁道部部立郑州扶轮中学校暂行组织大纲》,为我校的建设和发展制定了一个宏伟的蓝图。《大纲》呈报铁道部,受到赞许,被刊入《增订铁道部法规汇编》,颁发全国铁路扶轮学校参照。

鉴于有的前任校长营私舞弊,安插亲信,排挤走了一些有声望的教师至引起师生罢课,造成恶劣影响。吴校长根据上级核准的组织大纲,对教职工队伍坚决地进行一次“换血”行动:对原班人员只留个别教师和职员,其余解雇后重新选聘,引进一批毕业于全国名牌大学的学识渊博、品德高尚的教师任教。到1937年,我校的教师基本上都具备大学资质,富有从教经验,多有著述,是郑州各中学中最整齐、能力最强的教师团队。

吴校长自己便是国立中央大学毕业的学生。他知识渊博,聪慧睿智,爱国敬业,为人师表。政治上他反对国民党独裁和腐败,景仰共产党人艰苦奋斗、为人民服务的品德;在教育上主张民主治校,尊重同仁,爱护学生,全身心投入教育事业。他率先垂范,与各科室主任亲自兼课,号召大家一起来改革教学,挖空心思创新教学方法,摒弃灌入式教授法,提倡启发式、讨论式、提问式、观察实验、学用结合、预习复习等讲究科学的生动活泼的教授法,联系实际,贴近生活,让同学们主动地愉快地学习。

他提出,不要把学生的学习搞的太死,应该让他们充分发挥各自的能力、爱好和特长。不要把知识的吸管只插进教科书本里,要提倡多看书,广征博采,即使当时不很理解,也可以先吞下后消化。教师的主要责任不是把现成的答案教给学生,而是要启发学生提出问题,进行探索,给学生留下思考的余地。要启发学生掌握学习分析问题和解决问题的逻辑方法、欣赏角度,培养对新学知识的分析概括能力,学会勾玄提要,抓住精华和要领。

吴校长深入教学一线,亲自担任学校历史课的教学任务。他国学深厚,博通古今,兼擅外语,精研西学,他的历史教学自出机杼,别具匠心,熔铸百家,而成一家之言。讲史讲至国兴处,仰天长笑;论政论到伤心时,泣下沾襟。他自制卡片、图表,把史料讲得形象易懂。一次考试世界史,他不考现成的结论,而是出了“简论十字军东征的背景和历史意义”,提前发题,向同学们推荐课后读哪些参考书刊,答卷可在正式考试前交卷,并声明如果有人抄袭别人或书报的,就不给及格分。

吴校长还鼓励各科教师构建严谨而又活泼的教风,不拘一格地创新授课方式,精心设计每一堂课,尽力做到因材施教,把课堂教授与个别教育结合起来。学校的教师成立了教育研究机构,经常对施教方法进行科学研究。各科教师竞相利用自己的优势,结合学生具体情况,不断改进教学。

由于他学识渊博,精明能干,为人师表,率先垂范,在全校师生中享有崇高的威望。他既是校长,又是有成体系的教育思想和先进教学理念的教育家。

吴健担任校长期间,是我校快速发展并成为一所享誉省内外的名校的时期。是学校发展史上里程碑式的校长。

 

附录:

在“抗日战争爆发前后的爱国热潮”一目曾提到过吴健校长入党一事,此事知晓的人较少。经过多次查阅资料,终于在段超人老师十八年前的一篇回忆录中找到了相关记述,现将此事的始末附录如下。

 

忆吴健校长

段超人

我毕业于北京女子师范大学,17岁便参加了中国共产党,当然是地下党员。吴健校长是我爱人老葛同志的老朋友,曾见过几面。从爱人那里知道他毕业于南京中央大学。1935年暑假,我因为学校图书室代买进步书籍,为学生订购进步杂志而又一次被河南省汲县女子中学解聘失了业。我和爱人想到了正在郑州扶轮中学任校长的吴健,便抱着试试看的想法写信给他,希望能到扶中工作,出乎意料他很快复信欢迎我去。这样,我便于9月下旬来到了扶中作女生指导。

到扶中以后,我发现颇具学者风度的吴健校长是一位知识渊博,才华横溢的人,他治学严谨,办学有方,在全体师生中享有很高的威信和声望。当时扶中的教学水平、管理水平、师资队伍水平以及教材、设备的齐全都是一流的,学校教育经费充足,教师待遇优厚,文体各项活动活跃,成绩斐然,在社会上的声望日渐提高,一度受到河南省、铁道部的重视。

    吴健校长在思想上反对国民党反动派的独裁,主张民主。七七事变以后,扶中和全国人民一起投入到轰轰烈烈的抗日救亡运动中,他对抗日救亡运动十分积极,学校成立了救国会、妇救会、青年会等多种组织;宣传抗日救亡的墙报、壁报比比皆是;学生还组织起来开赴前线,积极参加伤员的救护工作。

    1937年冬季,吴校长发现了我的一些进步活动,曾找我谈话,他提起在去陕南勘选校址时,曾经到西安找过林伯渠同志(时任陕甘宁边区政府主席,新中国成立后任中央人民政府委员会秘书长),进行了两天两夜的长谈,认为受到了一次深刻的教育和很大的启发,他从抗日救亡运动谈到国家的形势和前途,思想上对中国共产党有了一定的认识,认识到只有共产党才能救中国,表达了要求参加中国共产党的愿望。我不能暴露身份,只说可以向朋友转达他的心愿。我将吴健校长的情况和表现向当时的中共郑州县委书记韩仲诠作了汇报,县委请示省委批准后同意吸收他入党。一天晚上,韩书记通过我找到吴健,在吴校长的会客室里,我们三人坐在沙发上,由韩书记和他谈话,他们很谈得来,韩书记暗示他,我们同意和你做亲密的朋友,并说为了他的安全,以后只和韩一人单线联系。从吴校长那里出来,我曾不解地问韩书记,这样就算吸收他入党了吗?韩书记讲那么聪明的人还会不了解。这件事以后,我们几乎不往来,有时偶尔在饭厅里遇上,也只是打个招呼或说些无关紧要的话而已。

    后来,抗日烽火漫延华北地区,扶中接铁路局命令西迁汉中,吴健校长曾去筹建新校址。回来后,一次省委开会后带信来要他去省委(开封)找姓吴的同志,他回来后批评了我一顿,说我给他介绍的朋友不认识,也仅一面之交,却很不客气的批评了自己一顿。这件事不久后,在一个大雪天、十分寒冷的晚上,我被张志远老师临时通知去开会,记得是在一间屋子的楼梯下,点着蜡烛,听说是省委来了三个人,后来听到外面有动静,蜡烛便被人吹灭了,在黑暗中,由一位姓张的同志宣布,开除一名刚发展不久的党员,当我听到被开除的竟是吴健时,心一下收紧了,当时吴健没在场。我一时也搞不清楚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但不敢多问一句。后来听说是为了学校迁校的事,组织上要他阻止西迁,但他没有接受党组织的劝告。

    这就是我所经历和知道的有关吴健校长被吸收入党和开除出党的鲜为人知的经过。我永远也不会忘记和韩仲诠的谈话,当时的确没有入党仪式,甚至没有明确的告诉他,入党后他既没有受过党的教育,也不了解党的章程和组织原则,后来又突然被开除,也没有通知他。分析这些情况,说明吴健确实不知道自己曾是一名共产党员,我个人始终是这样认为的。

扶中西迁汉中后,我离开了扶中,从此便和吴健校长失去联系,多年未曾见面。只是听说后来他去胡宗南部下从政,在西安第四处做了处长。直到解放以后,他由英国回来,在北京劳动部工作时才见过几面。肃反、三反运动中说他是叛徒,他曾对我爱人老葛同志讲过,他太冤枉了,“我没有入过党,怎么会是叛徒?”他也曾几次跟我说,他确实不知道他已经是共产党员了,要不然他可以想一些别的办法(指应对迁校的事)。后来,他又被错划为右派,判刑十五年,1959年,他在接到宣判的第二天,在劳改单位含冤自杀。

 

注:文化大革命结束以后,在段超人老师的鼓励和帮助下,吴健的女儿齐佳到劳动部说明情况,最终吴校长多年的沉冤得以昭雪,历史问题得到彻底平反。